六合心水资料库

外销披肩何时重拾辉煌

  方形中国披肩于19世纪30年代末开始逐渐出现。其中,长形和方形的披肩并存至19世纪40年代中期,而后前者完全被后者取代。方形披肩与长形披肩 稍有不同,方形披肩可折成三角形从后背披下。披肩的线条响应裙子上身的V形线条。半圆形的披肩也偶有见到。为配合上身后的视觉效果,方形披肩的刺绣集中在 四角,纹样以对角线方向垂直定位。方形披肩给女性带来了新的时装聚焦点。如1837年法国时装杂志《女性与时尚》所刊的一帧插图就顺便从背地展示新的中国 大披肩。

  中国外销披肩在欧洲销量曾达八万条

  有学者认为,恰是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外销丝绸披肩被纳入到西方时装的体系中。

  披肩是身份与品位的象征,是时尚感的凝固,从19世纪的油画、时装画和照片中可以直观地理解披肩的佩戴方式。披肩大小及形状,主要有以下多少种形式。

  华贵绚丽的东方披肩进入西方时装, 这一风潮须从18世纪末年克什米尔披肩谈起。在那个时候,英国东印度公司的高级官员将印度尊贵的克什米尔披肩带回欧洲,但始终将其作为光彩性的男性服饰。 这些披肩有时出当初他们的画像中,作为对侨居岁月的纪念和殖民权力的夸奖。直到18世纪80年代末期,克什米尔披肩才崛起为欧洲女性时装的一部分。蔓延欧 洲的新古典主义风潮是这一风气的直接促因。1790年六月号的法国时装杂志《时装与品位》首次发表了一帧有披肩的女性时装插图,被当作英国时装来介绍,说 明文字写道:“披肩,是一种超大的手巾,来自印度,在彼处被用来代替斗篷。披肩首先在英国使用,其时已传入法国,很适合较为正式的便装。”从这条文献可以 发现,印度披肩(即克什米尔披肩)的流行起于英国,而后传入法国逐步流行起来。

  “艺术织物”的概念拓展

  能够说,从19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20年代,刺绣大披肩也成为了中国外销织品中主要的一宗,与外销洋伞、折扇一起,成为西方女性时装中必不可少的配饰。

  19世纪后期设计开始有意识强调中国元素

  克什米尔:披肩在印度是皇室和贵族男性的服饰,标志着位置、财产与光荣。因印度披肩由克什米尔生产的羊绒织成,克什米尔几乎成为印度披肩的代名词。其制作采用柔软的羊毛线为原料,再以金线、银线进行装饰,有显明的线头及针脚痕迹。

  实习生 梁婉莹 整理

  中国披肩在文化假想中与西班牙密切程度深厚,甚至于在19世纪初至20世纪它在欧美又被称为“西班牙披肩”,摇曳多姿的中国披肩与奔放妩媚的西班牙 女性气质紧紧联系在一起。甚至有的学者认为,中国外销披肩最初可能就是受到西班牙文化圈服饰的启发,或由西班牙商人定制,例如中国披肩特有的流苏可能是对 墨西哥披风的穗须的模仿。

  位于伦敦的百货商店Liberty在1875年还曾专门设破艺术织品部门,重要出售亚洲织绣品,包括日本跟服、手巾、中国龙袍及其余刺绣服饰、印度克什米尔披肩等,其中也包含中国外销披肩。

  “艺术织物”的概念与当时在英国兴起并席卷欧陆和美国的唯美主义活动有关。这一运动强调“艺术为艺术”的宗旨,强烈反对产业社会的生产模式和低俗品 位。其中在装饰艺术部分,这一运动推许复旧的手工艺品。唯美主义者在东方的织物、瓷器等中找到了幻想的艺术原型和设计灵感。中国刺绣披肩被看作是一种传统 的手工艺术品,代表着对古代工业文化的抗拒。

  常识

  在经历了相对宁静的年代之后,20世纪20年代,中国披肩迎来了又一个鼎盛的流行期。这个事件的古代时装激烈地改变了以往的女性时装轮廓,强调身体 解放,追求宽松平直的线条。平面的、可任意垂坠塑形的中国披肩十分符合这种新的服饰、身体观所追求的美感,迅速成为新时期摩登精神的体现,这是中国外销披 肩最后的辉煌。

  名词阐明

  据史料记载,披肩虽为在户外应用而制作,但在当时的女性杂志宣称,中国披肩是可与任何衣裙搭配,实用于任何场所的。合适的披肩搭配,岂但为女性供应了个彰显仪表美的道具,也为整套时装搭配带来了视觉品位感。

  切实早在1790年六月号的法国时装杂志《时装与品位》,已经首次发表了一帧有披肩的女性时装插图,这条文献将印度披肩的来源指向英国。而其发展是 在法国,18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以法国为中心,欧洲女性时装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更,轻柔保暖的克什米尔羊绒披肩给轻薄吐露的女性时装带来了切实的作 用。

  自然资料与暖和睦象 促成了广绣大披肩用色华美的风格

  和其他外销器物一样,外销披肩同样跟着时代的变化,在西方国度历经浮沉。壮盛发展的时候,中国披肩是西方女性时装中必不可少的配饰,从其发展变化的进程,咱们亦可窥见西方世界一个世纪以来欧美时装与社会风尚的变迁。

  潘 鹤 吕伯涛 刘斯奋 许钦松 陈永锵 单小英

  早期(1820年-1830年)的中国披肩为长方形。1818年一月号英国时事杂志《阿克曼的资源库》所发表的一帧插图是最早描绘中国披肩的时装插图之一。

  在技能表白上,大披肩作为一种装饰性强烈的实用绣品,有“面之阔狭”的纹样特点:“狭面”有如枝条,不同于欣赏绣中粗绒到细丝的续针搭接,而采取丝 绒斜平针绣制,丝线紧挨,逐渐显现缓急的不同弧度的姿态;“阔面”有如花瓣,分批绣制,色丝由里至外逐层淡出,针步相当,针口平齐。不同于观赏绣依照造作 成长的纹路去履行绣制,而是充分应用工艺手段的重复,并在简化相关手段的同时追求美观、大方的效果。

  19世纪初,披肩已经牢牢奠定为西方时尚女性服饰的一部分,这种理想化的东方织物给西方女性提供了一个想象外部世界的媒介和表达自然的手段。披肩的东方渊源,使这种饰品在一开始即与一种异国风情联系在一起。它既是女性社会地位和身份的象征,也可成为一种艺术化的自我表达。

■1790年6月号《时装与咀嚼》(法国)中的时装插图。 ■斗篷(由中国外销披肩改制)。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 ■西班牙画家Lgnacio Zuloaga(1870-1945年)油画《露台上的吉普赛舞蹈》,油画,1922-1923年绘画 ■中国外销丝绸刺绣披肩,象牙雕刻局部,19世纪后半期制作,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中国外销丝绸刺绣披肩,19世纪末制作,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法国作家Francois Gerard(1770-1837年)《雷卡米尔夫人肖像》,油画,1802绘画 ■中国外销丝绸刺绣披肩(局部),约1850年制作,美国新英格兰皮博蒂博物馆藏

  ■统筹:李世云 ■采编:潘玮倩 陈福香 梁志钦 曾贵真 实习生:梁婉莹 冷师师 陈雪梅 卢远芳

  强调身体解放带来披肩的又个鼎盛期

  有研究表明,17世纪时,欧洲人喜好黑色和深色的披肩,18世纪中叶,又开始流行白色和色彩娇艳的披肩。因广绣艺人可能及时地适应欧洲人的审美时 尚,故披肩销量一劳永逸。据广东省博物馆研究员白芳的研究显示,18世纪中后期,中国外销披肩风靡欧美,广绣披肩在欧洲的销量达八万条,其中法国占四分之 一的份额。到1776年销售量又有所增长,仅英格兰公司一家就输入了104000条。

  材质上,重磅的绉绸始终是中国外销披肩中最常见的面料。这是一种平纹丝织物,纬线加捻,因而构成略有涟漪起伏的质地。19世纪的欧美时装杂志和贸易 档案中,中国披肩也常被简称为Chinese crepe(有时写作crape),可见此种面料影响力之大。此外,平纹绸也有被用作中国披肩的面料。

  中国披肩在文化想象中与西班牙程度亲密

  这股风潮须从克什米尔披肩谈起

  广绣大披肩“纹饰绮丽绣技高简” 常作为戏剧性布景出当初绘画中

  (本文部分内容据《个世纪的优雅与梦幻中国外销披肩与西方时尚》《中国丝绸博物馆收藏的外销绸》《墨西哥披肩传统文化传承》等)

  总的来说,广绣大披肩的艺术魅力就在于巧用最简约的刺绣语言承载多元文明的内涵,在艺术性、适用性、生产性诸多因素中控制了平衡点,以岭南的传统工艺合乎西方审美心理,形成了“纹饰瑰丽、绣技高简”的艺术作风跟艺术特点。

  外销披肩是广绣实用绣的典型作品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梁婉莹

  与前期的欧式花卉不同,19世纪后期的披肩设计开始有意识地强调中国元素,特别是合乎欧洲“中国风”情调的人物、建造等,披肩的色彩比先前浓艳,白色、象牙色仍然盛行,娇艳的五彩绣花比重大增。刺绣的丝线比前时期要粗。因刺绣的面积增多,披肩也比以前沉重良多。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梁婉莹

■西班牙画家Lgnacio Zuloaga油画《洛丽塔》1920-1925年绘画,图中沙发上铺着黑地五彩大披肩,模特洛丽塔身上裹着白地蓝花披肩 ■中国外销两穿式丝绸刺绣披肩,19世纪末制作,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白缎广绣花束纹披肩 广东省博物馆藏

  此外,大披肩设计利用了“删繁就简”的工艺手法,表现了“度物象而取其质”的工艺美感,为图案纹样的由繁至简提供了视觉变更的基础。工人们在绣制过 程中进行的删减“繁复”或者遵照“简洁”的结构变化法令,都是以工艺程序和审美恳求作为前提的理性操作。“臃肿”的造型会使绣线累增,丝线重叠层数加多, 由此就会造成丝质不光亮,部分无杰出。例如为了工艺的便利,对枝叶的设计就会以“配合主题、公平过渡、交代清楚”为准则。

  自汉代以来,广东就是中外海上交通商业的重要枢纽,在清朝的全盛时代更是中西贸易的中央、中国外销艺术品的出产基地与中转基地。从广州出口的如通草 画、广彩瓷器、广绣等手工艺品举不胜举。其中外销大披肩作为广绣实用绣的典型作品,有着300多年的出口历史。据先容,现今在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地区,仍有少量妇女使用广绣传统的两米长大花架,以清代广绣的平针针法来为本人制作大披肩。惋惜的是,时至今日外销大披肩在国内却甚少有人关注。

  以花卉图案为主,大披肩删繁就简

  玄色流苏披肩(图3),生产于20世纪初期,长157厘米、宽152厘米、流苏长 48厘米,方形。以黑缎为地,以平绣针法,用白色丝线绣制花卉,构图细致繁密却又繁而不乱,四角对称,四周辅以编织网格和长流苏为饰。披肩为双面刺绣,正 反两面的图案完全一致,线头巧妙地藏在针脚中,不露痕迹。

  可以看出,中国的外销丝绸与刺绣是分不开的,外销披肩是广绣实用绣的典型作品,图案大都是以广绣绣法为主,所以在研究其图案设计的针法特色,必定离不开对广绣的研究。

  据广东省博物馆研究院白芳文章显示,广东省博物馆中收藏的各式披肩共有十余条。其中这件清代白缎广绣花束纹披肩(图4),长、宽皆为167厘米,以 白缎为地,四角对称彩绣花束纹样,边饰由内及外绣飘带花卉、缠枝花卉、蔓草花卉纹样各一周,到处辅以编织网格和长流苏为饰。针脚细腻平齐,色彩鲜丽富丽。

  顾问团队(排名不分先后)

  19世纪初,披肩已经成为西方时尚女性衣饰的一局部,这种空想化的东方织物给西方女性供给了一个设想外部世界的媒介和表白自然的手腕。披肩的东方渊 源,使这种饰品在一开端即与一种异国风情接洽在一起。它既是女性社会地位和身份的象征,也可成为一种艺术化的自我抒发。有学者以为,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中 国外销丝绸披肩被纳入到西方古装的体系中。

  据研究表明,17、18世纪,在法国和意大利等国随处可以见到中国外销丝绸的踪影,法国路易十四时代,宫廷男女服饰都以刺绣、折裥、蝴蝶结做装饰, 贵妇高跟鞋的鞋面也是用中国丝绸、织锦为面料,上面绣着象征吉祥如意的麒麟、龙凤等精美的中国图案,有些贵妇甚至穿着中国刺绣的服装、披着中国刺绣的围 巾、口袋装着中国刺绣的手帕,将自己打扮成中国传统的大家闺秀模样而大肆夸耀。

  自19世纪40年代后半期开始,中国外销披肩尺寸、纹样和色调都有了明显变化。尺寸上,1850年-1860年的披肩比以前大,有160厘米 -180厘米,流苏也可达25厘米以上,编结更加繁复。刺绣多少乎充斥全部披肩,但在构图上仍可明白见到以四个角落定位的设计,并常有一两条装饰边框,其花 纹响应核心的图案。而在纹样设计方面,除花卉以外,还呈现山水、建造、人物、禽鸟等新设计,比拟以前丰富了很多。

  外销披肩是一种装饰性强烈的实用绣品,其中的图案都主要以广绣为主,在用色、色彩、储存方式都有独到之处,带有浓烈的中国色彩。而在外销的过程中与 西方国家风情风格的融合,更是使得中国披肩在欧洲国家和美国眼里,成为象征特殊异国情调的一个物质文化符号。可惜现在它逐渐消失于人们的视线当中,只能从 博物馆或古董店才华寻得其踪迹。

  据资料显示,1820年至1840年中国披肩在时装杂志上的出镜率很高,迎来第一个鼎盛时期,出口西方的披肩数量十分可观。

  事实上中国外销丝绸中刺绣披肩(围巾)本质上是平面的装饰织物,除了作为礼仪正装的装饰物,也可以作为室内的装饰品,存在介于帐幔与服饰之间的模棱 两可性,因此它的使用也可灵活地在身材装饰与室内装饰之间转换。此外,色彩鲜亮、图案富有异国风情的中国披肩也经常作为戏剧性的布景涌现在绘画中,给实验 性的构图和翻新的表示手段提供艺术灵感。

  斗篷式披肩:顾名思义,披搭于肩上并包裹肩部,天然下垂呈披风状。

  披肩的佩戴方法

  起源:新快报

  卢延光 楼 钢 黎 明 方 土 雷 敏 许鸿飞

  19世纪70年代当前,中国披肩受服饰风格变化影响,热度开始下降,90年代后时装恢复苗条的线条,装潢简化,披肩热再次崛起。1890年-1910年,中国披肩也常被改造成斗篷或外套。

  从广州远销海外的器物众多,它们都基于广东本土的审美情趣上,散发着西方的异国情调。外销披肩作为一种开始就是为出口而制作的服装配饰,更是将这种 特色体现得畅快淋漓。一个多世纪以来,欧美时装与社会风尚一直变迁,“生”于广东的外销披肩以岭南的传统工艺,完整见证了这段历史。

  事实上,克什米尔披肩也代表着一种对东方的幻想和帝国的扩展。在民众的想象中,它在法国的流行常常与拿破仑的埃及征战联系在一起。拿破仑的皇后约瑟芬即以领有成千上万的昂贵克什米尔披肩而著名。所以克什米尔披肩被赋予了一种权利符号的象征。

  洛杉矶郡破博物馆珍藏的一块米白色披肩是难得的早期存世实物,约制造于1825年前后,刺绣典雅精致。披肩面料为绉绸,通长约230厘米,两头带流 苏,披上后简直拂地,是非常引人注目的配饰。其同色绣花纹样是欧洲风格的卷草边框和集中在两端的折枝花卉。刺绣针法为短叶平绣,有突起的浮雕感,应是加衬 后再绣的。

  据资料显示,1820年至1840年中国披肩在时装杂志上的出镜率很高,迎来第一个鼎盛时期,出口西方的披肩数目十分可观。广东省博物馆研究员白芳 的研究显示,18世纪中后期,中国外销披肩风靡欧美,广绣披肩在欧洲的销量达八万条,其中法国占四分之一的份额。到1776年销售量又有所增加,仅英格兰 公司一家就输入了104000条。

  广绣实用绣的色彩设计是主观的、感性的,而设计色彩的主观性则要受材料的制约。从地理环境上看,广东位居岭南腹地,气象温热湿润,为了在潮湿多雨的 条件下保存广绣,首先请求着色的色相纯度很高,以使浓烈色彩组合而成的广绣,能长久保持鲜亮而不会褪色。这就造成了广绣大披肩在用色上的独到之处;同时这 也决定了广绣在色彩、贮存方面与其他丝线绣也有不同。可以说,天然材料与气象条件促成了广绣大披肩用色华丽、对比强烈的风格和语言。

  例如在大披肩的工艺设计中,绣制花卉色晕的各种复杂针法(如“洒插针”)被简单的咬针所代替,批次之间色阶显著,不以稍微的色阶渐变追求富有立体感 的形似,诚然从微观视觉上看远离了自然的状况,但在整体视觉上言却反而增强了装饰感,因而为色彩的使用争取了更大的自由权,在绣技上与观赏绣造成了赫然的 比对。

  用最简约的刺绣语言承载多元文化内涵

  在19世纪至20世纪初,中国披肩在西班牙以及西属殖民地如墨西哥、菲律宾等地的流行程度更胜于欧美其他国家,甚至在19世纪后半期成为西班牙女性民族服装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十八世纪中国出口艺术品》一书曾记录道:“18世纪,英国贵妇们使用着中国刺绣艺人绣的双面围巾。还有一些时髦的贵妇与小姐将设计、剪裁好的服装、名片,通过东印度公司运送到中国,请中国刺绣匠师刺绣。”

  广东省博物馆藏品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品

  长形披肩:旁边部分披于肩上,两端做作垂挂于臂弯处,披肩可包裹于肩部,亦可宽松地垂挂于背部;沿纵向折叠成恰当宽度,在腰际围绕一周,在身后交 叉,一端搭在肩上,一端天然下垂;披肩沿纵向折叠成适当宽度,从前侧向后侧佩戴在颈部,与长领巾相似;沿横向对折,近似正方形,再按方形披肩的方式佩戴。

  方形披肩:将披肩沿对角线折叠成三角形,最长边披搭于肩上,两角天然下垂;将披肩的一个角翻折,翻折的这条边披搭于肩上并包裹肩部。

  披肩:西方语言中“披肩”一词(法文chale,英文shawl) 来源于波斯语shal,其语源为梵文,原义是一种精纺毛织品,用于围巾、缠头巾、斗篷等。直到18世纪末,这一词汇在西方语言中才专指披肩。

■中国外销两穿式丝绸刺绣披肩,19世纪末制作,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清代 黄缎地双面绣亭台楼阁披肩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图2) ■黑色流苏披肩 中国丝绸博物馆藏(图3) ■白缎广绣花束纹披肩 广东省博物馆藏(图4)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外销丝绸与刺绣是分不开的,外销披肩是广绣实用绣的典范作品,图案大都是以广绣绣法为主,所以在研讨其图案设计的针法特色,一定离不开对广绣的研究。

  广绣大披肩产于广州,一般尺幅较大,多为 80厘米-100厘米见方,构图个别是中心对称,纹样设计多采用变形较大的缠枝花和写实味浓的折枝花,如牡丹、大洋花,其间穿插梅花等小花以及叶蔓等,形 成花团锦簇、花叶辉映、错落有致、繁而不乱的视觉成果,彰显着金碧光辉之姿、丰盈妩媚之态。花卉图案几乎布满全体披肩,在四个角落定位,多有一两条装饰边 框,辅以编织网格和长流苏为饰。早期的披肩尺寸较小,流苏较短,刺绣带有浓郁的广东处所特点;后期的尺寸变大,流苏更长,刺绣风格更具欧式象征;早期作为 保暖和装饰,后期直接可能作为包裹身体的衣服。

  而在1821年,菲律宾与西班牙南部城市塞维利亚的直接贸易开始兴起。带流苏的广绣大丝绸披肩,从中国出口到东南亚,www.mandiak.com,并经过菲律宾马尼拉出口到西班牙与西属美洲。其中因为中国披肩经由马尼拉出口,为此又得名“马尼拉披肩”。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在19世纪50年代,还浮现了一种新颖的格局,即沿对角线设计不同的纹样或运用不同的色彩,一件披肩可穿出多种样貌。例如,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一件19世纪末的披肩,一半为妖娆的五彩花草,一半则是紫红色单色花卉,可根据衣裙、场合翻转变革,既离奇又实用。

  据研究表明,19世纪以前的欧洲图像和文字资料并无中国披肩的线索。这说明了中国外销披肩这个名词是到了19世纪才定型并传布的,而它的流行照顾了 当时披肩时尚的总体趋势。大概在1840年年代中期之前,中国披肩在欧美时装杂志中则通常被称为“围巾”,其用法与披肩类似。19世纪40年代末之 后,shawl一词才普遍用于其他材质的披肩,中国外销披肩也被称为Chinese shawl,www.813020.com

  延展阅读

  当时中国披肩出口的分为刺绣和素地两种,随着出口量的始终增加,其覆盖面也越发广泛。但事实上,在19世纪至20世纪初,中国披肩在西班牙以及西属 殖民地如墨西哥、菲律宾等地的风行水平更胜于欧美其余国家,甚至在19世纪后半期成为西班牙女性民族服装的一个主要的组成局部。

  (本文部分内容据《一个世纪的优雅与梦幻 中国外销披肩与西方时尚》《中国丝绸博物馆收藏的外销绸》《墨西哥披肩传统文化传承》《广绣大披肩的艺术语言摸索》等)

  据研究材料表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克什米尔披肩与中国披肩是奇特流行的。但不同的是,克什米尔披肩是作为战利品引入的,而中国披肩一开始便完全是为了出口和西方时装的需要而制作,并且明确地表明作为女性服饰使用。

  黄缎地双面绣亭台楼阁披肩(图2),年份大略在18世纪60-70年代,长136厘米、宽136厘米、流苏长14厘米。这件披肩把“镬耳屋”的建筑 情势整合到画面里作为戏曲故事的背景,构图匀称,颜色斑斓,极富装饰后果。镬耳屋是当时海贸重镇广州包括沙面、黄埔等岛屿的一种修筑,用青砖、石柱、石板 砌成,外墙壁均有花鸟图案,因其山墙砌成镬耳状,故名。

  中国外销披肩有300多年出口历史 在西方成为一种艺术化的自我抒发

  针法是为工艺服务的,不能独立存在,也就是为艺术造型而活的。比较观赏绣的灵活多变、多重组合的针法形式,大披肩采用的针法令略显单一,行针方向基 本相同。为了追求折光一致的视觉美感,绣制时多用“顺咬针”却少用“洒插针”,避免了丝线交叠繁缛以及针孔密实导致的平面凹陷;部分点缀则选用“扭针”或 “珠针”,以获得正反面相近的刺绣效果,以此取代单面凸起的“打籽针绣法”。演绎而言,大披肩就是在实用绣工艺的约束下,寻求“针程相称、反复行针、不可 补针”,做到了“针脚匀齐、藏针隐线”。

  在今天,作为广绣的披肩受关注程度已经大不如前,如何使这一曾经辉煌的外销产品从新引起人们关注,是这一代广绣人甚至岭南人需要思考的地方。(收藏周刊编辑部)

  1865年之后,中国外销披肩的流苏和编结有连续增添的趋势。到20世纪初流苏可长达40厘米。刺绣纹样方面图样尺寸变得很大,不再有明显四角格 局,新染料的出现,让紫红色风行一时。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品中有一件约为19世纪70-80年代的披肩,就充足体现了当时的时尚语汇,披肩上密密地绣着 戏曲、神仙人物和禽鸟、动物等纹样,邻近和中央皆有大朵的牡丹。人物等图案使用了深浅不一的紫色调,牡丹则为浓重的紫红色加粉红钩边。这样的披肩在今天看 来不免流于艳俗,但在当时想必是十分抢眼的时兴配饰。

  中前期的外销披肩重要以花卉图案为主,刺绣针法主要为平绣、长短针和套针,针法简易,纹样平坦,在装饰上颇具韵味。披肩全部为正反图案完全一致的双 面刺绣,线头奇妙地藏在针脚中,不露痕迹。其绣法为两名绣工在竖立的绣棚两面,在同一纹样部位交替穿针引线。尺寸较大,花纹庞杂的披肩有时须要多名绣工分 绣不同部分。